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直播电商江湖强敌环伺,蘑菇街难突围难翻身

时间:2023-05-28 12:00:07 | 浏览:58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文丨龚进辉女性时尚电商平台蘑菇街再度进入公众视野,只不过不是因为传来好消息,而是裁员的坏消息。更为扎心的是,我已经很久没听到蘑菇街传出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了,真的很久很久。昨天,蘑菇街掌门人陈琪在内部信中宣布新一轮裁员计划,本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龚进辉

女性时尚电商平台蘑菇街再度进入公众视野,只不过不是因为传来好消息,而是裁员的坏消息。更为扎心的是,我已经很久没听到蘑菇街传出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了,真的很久很久。

昨天,蘑菇街掌门人陈琪在内部信中宣布新一轮裁员计划,本轮裁员人数达140人,目前公司员工1000人左右,其中300人为丽水客服。据此计算,该轮裁员比例为14%。在这场裁员风波中,蘑菇街杭州总部、技术员工成为重灾区,应届毕业生也未能幸免。

对此,蘑菇街官方回应称,人员优化是基于业务结构的正常调整,将更加聚焦直播电商业务,才决定优化掉部分非强相关业务,导致本次裁员的发生,并透露裁员是一次性,后续不会出现规模性裁员。

在我看来,蘑菇街官方回应只说对了一半,即为了聚焦直播电商才进行裁员。从2016年推出直播电商,到2019年宣布“All in”、推出直播双百计划,招募红人主播、机构,蘑菇街在一步步押宝直播电商。而随着其对直播电商的愈发重视,也的确享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

以2020财年Q3(2019.10.1-12.31)财报为例,该季度GMV同比增长8%是财报为数不多的亮点,达到62.99亿元,这与蘑菇街发力直播业务不无关系。

财报显示,蘑菇街直播业务GMV为33.52亿元,同比增长99.5%,占平台总GMV的比重首次突破一半,达到53.2%,超过上年同期的两倍,且环比Q2提升14.3个百分点。同时,直播业务月活同比增长132.7%,活跃买家数量也同比增长32.4%至320万,反观其总活跃买家数量同比下滑22.9%。

陈琪也对直播电商寄予厚望,他曾表示,蘑菇街将全力投入直播电商,并希望直播销售最终会接近蘑菇街总GMV的80%。不得不说,陈琪野心着实不小,也代表蘑菇街直播电商仍有较大上升空间。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资源聚焦势在必行,裁撤与这一核心业务关联不强的业务和相关团队,自然在情理之中。

不过,All in直播电商并非蘑菇街此次裁员的唯一原因,没说的另一半是裁员还与受疫情冲击有关。服装是蘑菇街核心品类之一,疫情使服装供应链承压,库存积压非常严重。一方面是冬季、春季销售受阻,只能靠夏季卖货,另一方面,目前大部分品牌已基本停止秋款研发,先将春款直接打折销售。

品牌商日子不好过,经营压力很容易传导到平台,蘑菇街很难潇洒起来,而度过危机的可行策略也是最好办法无非是开源节流。在开源困难重重的情况下,节流成为上上策,缩减人员开支被提上议事日程,裁员14%也就见怪不怪。

如果说蘑菇街裁员是出于控制成本的考虑,属于无奈之举,尚且情有可原,那高管接连出走属于主动为之,外界难免将离职与看衰公司前景挂钩。在过去1个多月,蘑菇街已有至少3名高管离职,包括高级副总裁曾宪杰、CFO吴婷、直播负责人金婷婷(花名洛伊)。

对此,蘑菇街官方均解释称是个人原因。其中,金婷婷是因要回上海创业才离职。一般而言,个人原因指的是家庭、健康、职业规划等,蘑菇街三大高管因个人原因而离职,不能说完全不可信,比如金婷婷为了创业而离开基本可信,但可信度也不见得高到哪里去,有可能只是托词或借口。

要知道,高管比普通员工更加清楚了解公司真实现状,及时了解各种一手消息。基于此,他们对公司前景的判断和预测更加准确,有充分依据来决定自己是去是留。当蘑菇街三大高管走到离开这一步,要么与公司闹矛盾或产生分歧,要么是不看好公司发展前景,我个人倾向于后者。

在我看来,高层人事动荡对蘑菇街的冲击和负面影响,并不亚于裁员14%,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在蘑菇街重仓直播电商的当下,业务一把手金婷婷的出走,无疑将为其前景蒙上一层阴影,面临的不确定性增加。

一方面,蘑菇街对直播电商高举高打的主基调,不会因金婷婷的离开而有所变动,但新负责人上任后,可能会改变具体打法和策略,毕竟新人事新作风,而调整有好有坏,其直播电商继续保持强劲发展势头还是增速放缓甚至走下坡路,谁也说不准。

另一方面,即便蘑菇街继续沿着既定路线向既定目标前进,也未必能一帆风顺,因为直播电商江湖强敌环伺,既有淘宝、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巨头,也有短视频起家的快手、抖音杀入,百度、斗鱼等玩家也虎视眈眈,蘑菇街想要杀出重围,注定困难重重。

2020财年Q3,蘑菇街直播业务GMV增长近一倍,占比首次达到半壁江山的高水准,成为重要的增长引擎。这对于其来说无疑是重大突破,预示着未来可期,但放在整个行业并不起眼,甚至完全微不足道。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别看抖音是直播带货的后来者,但涨势喜人、进步神速,罗永浩首秀创造高达1.1亿元的销售纪录,蘑菇街不可能感受不到压力和潜在威胁。鲜为人知的是,早在2016年3月,蘑菇街便开始试水直播业务,比直播巨头淘宝还要早一个月,但起步早并未使其占据先发优势。

2018年,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过1000亿元,同比增速近400%,并定下“未来3年带货5000亿”的小目标,无论是GMV还是增速,均狂甩蘑菇街N条街。不难看出,无论是电商巨头淘宝还是后起之秀抖音,每个重量级玩家都是优势不明显的蘑菇街无法承受之重,很难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中占上风。

更何况,直播带货的发展水平,通常与自身平台积累密切相关,即用户规模大的头部平台更容易成功,反观中小玩家突围难度极高。数据显示,淘宝以65.9%的用户渗透率居于首位,京东次之,而以小红书、蘑菇街、聚美优品为代表的垂直电商用户渗透率仅为少得可怜的2-4%。

由此可见,蘑菇街大力发展直播业务的天花板较低,增长空间有限,做得再好、突破再大充其量只能让自己有成就感,并点缀业绩,却无法进入主流玩家行列,无法成为扭转颓势、走出低谷的救命稻草。

在蘑菇街All in直播的2019年下半年,京东、苏宁、拼多多等头部平台也纷纷加码直播业务,随着巨头强势入局,其势必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这条转型之路并不好走,而且已出现可能陷入瓶颈的苗头。蘑菇街直播电商上线后,基本保持每个季度营收增长超过100%,但2020财年Q3营收增长首次低于100%,这与市场竞争加剧有关,难以抵挡巨头猛烈炮火。

市值变化真实反映了蘑菇街的衰落历程。2016年初,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后新公司估值为30亿美元,2018年12月上市之初市值接近15亿美元,如今却跌到仅剩1.11亿美元,股价维持在1美元左右,实在是惨不忍睹,令人唏嘘不已。而其股价低迷早已不是一两天,根本原因在于业绩乏善可陈、缺乏想象力。

我认为,这并非资本市场有意为难或唱衰蘑菇街,而是对其实际价值的客观评估,判定其不仅在货架电商时代活在阿里、京东阴影之下,在直播电商风口来临后也难以成功突围。换言之,绝大多数投资人悲观地认为,蘑菇街做出自救、转型等各种努力注定是徒劳,最终收效甚微,始终无法改变逐渐被边缘化的命运。

不可否认,蘑菇街向直播全面转型已初见成效,但目前根基仍很薄弱,对整体业绩的拉动非常有限,总活跃买家下滑、佣金抽成收入下滑、总营收下滑、亏损加剧等利空面依然存在,并未出现明显向好迹象,更谈不上形成核心竞争力和打造护城河。

可以预见的是,只要业绩一天未得到有效改善,蘑菇街市值就依然会徘徊在低位,难以摆脱困境直至彻底翻身。鉴于目前其市值可下跌的空间已然不多,是时候把自己逼到墙角,力争在2021财年(2020.4.1-2021.3.31)实现盈亏平衡,尽管面临巨大盈利压力。

友情提醒下,对于筹码本就不多的蘑菇街而言,重心在向直播业务倾斜的同时,原有业务也要适当兼顾。

相关资讯

2022财年净亏近6.4亿元,过度依赖直播电商的蘑菇街深陷亏损泥潭

记者 | 佘晓晨编辑 | 6月8日,电商公司蘑菇街(NYSE:MOGU)发布2022财年下半年(2021年10月1日-2022年3月31日)及2022财年(2021年4月1日-2022年3月31日)未经审计的财报。财报显示,蘑菇街营收呈现大

直播电商首创者蘑菇街被评为2020新经济500强

日前,知名科技媒体36Kr启动了2020年新经济之王500强公司评选。蘑菇街、天猫、拼多多、美团等企业被评为消费品牌与生活领域最具影响力的企业之一,以肯定其在直播电商领域的卓越表现。2016年,蘑菇街第一个上线直播购物功能后,国内直播电商发

直播电商尽力了,依然救不了蘑菇街

蘑菇街亮出财报,GMV占比超7成这几天,各大电商公司像是提前说好了一样,扎堆发布了“期中考试”的成绩单。和我们上学时一样,考试结果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8月24日,蘑菇街公布了2021财年第一季度(自然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整体看

依赖直播电商的蘑菇街为何营收利润下降?

6月8日,蘑菇街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22财年下半年及全年财报。财报显示,蘑菇街2022财年下半年总营收为1.68亿元,同比下滑29.2%;2022财年,蘑菇街的总收入为3.375亿元,同比下降30%。蘑菇街此次财报透露了什么?直播电商

直播电商江湖强敌环伺,蘑菇街难突围难翻身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文丨龚进辉女性时尚电商平台蘑菇街再度进入公众视野,只不过不是因为传来好消息,而是裁员的坏消息。更为扎心的是,我已经很久没听到蘑菇街传出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了,真的很久很久。昨天,蘑菇街掌门人陈琪在内部信中宣布新一轮裁员计划,本

直播电商 产业带,蘑菇街的转型新故事如何讲?

12月17日,电商平台蘑菇街在广州举办直播行业分享会,为当地的服饰、美妆类商家与主播、MCN机构分享公司关于直播电商行业的理解与经验。蘑菇街是目前国内电商直播业务上最为“激进”的平台之一。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蘑菇街在今年第三季度招募了接近2

蘑菇街:靠“直播电商”续命

还有多少人记得蘑菇街?8月24日晚,蘑菇街发布2021财年(4月1日到第二年3月31日为一财年)Q1财报,营收同比下滑46.8%。自2018年上市后发布第一份财报开始(2019年Q2),蘑菇街的营收就不断下滑,幅度还逐渐扩大。截至收盘,蘑菇

京东联手蘑菇街、美丽说,社交电商会成为电商的下一个时代吗

今天电商江湖又起波澜,京东联合蘑菇街、美丽说将共同成立一家全新的合资公司,专注于微信社交电商。本来大局已定的电商江湖硝烟再起,有意思的是美丽说、蘑菇街这两家在诞生之初都是为淘宝导流,从而获取分成。但是好久不长,很快淘宝就对这些导购网站进行了

“直播电商 ”为乡村振兴插上“云”之翼 2023泰山好品首秀场新泰泰山大樱桃直播嗨购活动启动

来源:【泰安日报-最泰安】泰安日报社·最泰安讯5月18日,2023泰山好品首秀场新泰泰山大樱桃直播嗨购活动启动。启动仪式现场设置了农产品直播展销区,共有20个乡镇街道53家生产企业(基地)的400余款农特产品、非遗产品,20多个品种樱桃参展

蘑菇街小甜心单场直播破亿 成“淘抖快”外亿级电商主播

中新网杭州11月11日电 截至11月10日12点05分,蘑菇街签约主播小甜心宣布直播成交额破亿,成淘宝、抖音、快手之外的第一个亿级主播。今年双11,主要电商将销售分成了两波,用更长的时间虹吸全网流量。经历第一波销售,全网消费力已处于空档期,

四大主流直播电商平台的差别在哪?

内容来源:2019年8月29日,在新榜主办的直播电商如何带货的会议中,云顶流量学院院长八云进行了题为“如何借力直播电商抓住新商机”的精彩分享。笔记侠经主办方及讲者审阅,授权发布。讲者 | 八云封面设计 | 丽丽 责编 | 丽丽第 4208

焦点分析 | 斗鱼虎牙腹背受敌,突围直播电商

斗鱼和虎牙越来越相似了,这一次,双方又几乎在同一时间上线直播电商。这种相似性一方面表现在收入结构上,斗鱼和虎牙直播收入占比均为90%以上。2019年第四季度,虎牙和斗鱼先后披露了业绩报告,其中虎牙Q4总营收24.68亿元,直播收入23.46

直播电商行业增速趋缓?快手选择向内挖流量价值

5月9日的快手电商引力大会上,快手CEO程一笑首次登台亮相,他称作为CEO,自己直接带队电商业务,体现了公司对电商业务的超级重视,以及对该业务未来的高度期待。2018年下半年快手开启直播电商业务,去年已达到了万亿级规模。此次站在快手电商下一

数读|直播电商“十年疯长”:数据背后主播的当下和未来

近年来,直播行业全面爆发,带货主播成为上升最快的新职业之一,整顿和规范措施也随之而来, 头部主播效应逐步被分散,直播带货正式走上专业化和职业化轨道,将迎来一波洗牌。直播背后的主播和相关机构,都分布在哪些区域?哪些机构受影响最大?新京报贝壳财

直播电商下半场:流量红海之下,共创比带货更重要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易佳颖 实习生郑于晗 上海报道高速发展的直播行业,流量红利正在消退。此前,“电商主播年薪千万降到年薪百万”话题登上微博热搜,主播们大规模降薪背后,李佳琦、董宇辉等超级主播在直播间里露面的时间也在逐渐缩短。直播电商已走向下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海天味业A股慧为智能股票出国留学网西藏藏红花网遂宁头条新闻网纪梵希奢侈品宋亚轩歌迷网五粮液A股创维数字A股海南椰子鸡上海机场股票悬空寺旅游攻略意大利旅游网黎明歌迷网安顺头条新闻网
蘑菇街女装资讯网-蘑菇街是女生专属的一站式消费平台。蘑菇街有上万个精通购物和穿搭的时尚达人,每天在直播间里推荐当季值得买的时尚单品、限时折扣的品牌商品以及源自工厂的性价比好货。平台汇聚了数万名专业的时尚意见领袖,她们通过直播、短视频、社区等形式,累计为超过3亿女性提供商品推荐、选款搭配服务。
蘑菇街女装资讯网 yeyeya.cn ©2022-2028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