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36氪独家丨蘑菇街裁员14%,直播业务负责人洛伊离职

时间:2023-05-28 11:58:03 | 浏览:18

文 | 彭倩 石海威36氪从多位接近蘑菇街人士处了解到,蘑菇街已于4月17日向全体员工宣布新一轮裁员计划。36氪获得的一份由蘑菇街官方发给全体员工的内部信显示,本轮裁员人数达140人。蘑菇街方面对36氪称,目前公司员工1000人左右,其中3

文 | 彭倩 石海威

36氪从多位接近蘑菇街人士处了解到,蘑菇街已于4月17日向全体员工宣布新一轮裁员计划。36氪获得的一份由蘑菇街官方发给全体员工的内部信显示,本轮裁员人数达140人。蘑菇街方面对36氪称,目前公司员工1000人左右,其中300人为丽水客服。据此计算,该轮裁员比例为14%。

蘑菇街发出裁员内部信

内部信中提及,本轮裁员主要对部分业务进行优化调整,裁撤部分因历史原因遗留下来的业务,尤其是与其如今核心业务——电商直播偏离的部门。

脉脉等平台数位认证为蘑菇街员工的用户也提供了更多的裁员细节。一位匿名信源称,除了信中提及的部分业务线被砍:“层级高、入职时间短,但对业务没什么贡献,满足以上两个,基本被裁”。此外,匿名信源还表示,本轮裁员北京地区是重灾区。但36氪从蘑菇街方面了解到,此次人员优化主要涉及的是杭州地区。

认证为蘑菇街员工的脉脉用户在评论区做出回复

在这场裁员风波中,应届生也未能幸免。一位已拿到入职offer,但被裁掉的应届生透露,2020年春招期间,蘑菇街曾招入40名左右应届生,但本轮裁员过后,仅有5名左右研发岗位的应届生被留下。

蘑菇街还正经历高层人事震荡。短短一个多月里,已有至少3名高管离职。2月28日,蘑菇街公告称,高级副总裁曾宪杰因个人原因离职。随后,3月31日,蘑菇街公告称公司CFO吴婷辞职,辞职原因与高级副总曾宪杰相同。此外,即使是近两年来陈琪押宝的电商直播业务,也正经历高层人事变动。一位来自蘑菇街的员工向36氪表示,蘑菇街直播负责人金婷婷(花名洛伊)已于3月31日离职。而她本人也于3月31日发朋友圈表示“过去暂告一个段落”。

蘑菇街前直播负责人洛伊在朋友圈宣布离职

减员最直接原因是新冠肺炎的冲击。疫情高压下,消费者购买力以及以服装为代表的商品供应链受到严重影响,为了生存,蘑菇街需要聚拢资源、开源节流。36氪从多个服装品牌处知悉,由于品牌都多隔年开发产品、库存很多,如今冬季和春节的销售面临很大困境,只能靠夏季卖货。此外,目前大部分品牌还选择停掉秋款研发,先将春款直接打折销售。

受疫情影响,美国股市严重跳水,蘑菇街也受到波及。截至发稿前,蘑菇街股价为1.04美元,市值仅为1.11亿美元,较上市当日缩水近30倍。

作为上市公司,蘑菇街有较大盈利压力。内部信中也提及,公司希望在2021财年能够实现盈亏平衡。

从蘑菇街目前的财务状况来看,这个目标很难实现。蘑菇街最新发布的2020财年Q3(自然年度为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该公司营收利润双降。当季营收同比下降26.6%,净亏损达16.63亿元,为去年同期的40倍。此前因电商直播业务成功转化大量货架电商的用户,蘑菇街勉强维持住月活买家不下降,但如今这一平衡也被打破,当季蘑菇街月活买家数量同比下降超20%。

提及裁员原因时,蘑菇街还着重表示公司要聚焦电商直播业务,使其成为公司业务的驱动力,自2016年3月上线以来,电商直播也的确逐渐成为蘑菇街的最大增长动力,基本保持每个季度营收增长超过100%。陈琪在接受36氪专访时也曾透露蘑菇街将全力投入电商直播,照其打算,直播销售最终会接近蘑菇街总GMV的80%。

但从财报内直播业务的各项指标来看,目前这个“飞轮”正在逐渐失效。例如,Q3蘑菇街直播业务的营收增长首次低于100%。一位与蘑菇街曾有过合作的商家向36氪透露,由于拼多多、抖音、快手等平台的强势入局,与三者用户群体高度重合的蘑菇街发展空间被挤压。

成立8年,蘑菇街一直处于艰难发展的状态,也曾经历数次转型自救,当下,面临疫情冲击和竞争压力,蘑菇街仍然选择死守“电商直播”,但该领域竞争日趋激烈,蘑菇街想靠押宝直播翻身困难重重。

本文头图来自蘑菇街官方

相关资讯

直播带货救不了蘑菇街

蘑菇街半年收入1.1亿蘑菇街还在挣扎。近日,曾有着“时尚电商第一股”之称的蘑菇街,公布了2023财年上半年(截至2022年9月30日为止六个月)的业绩。财报期内,蘑菇街总收入1.148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32.2%;总GMV28.28亿元,

直播GMV增长或已见顶,蘑菇街2022财年营利双降|看财报

All in直播两年,蘑菇街仍未走出困境。北京时间6月8日晚间,蘑菇街发布了截至2022年3月31日的2022财年下半年及全年业绩。财报显示,2022财年下半年,蘑菇街虽然实现净亏损同比收窄49.8%,但收入仍然同比下降29.2%。全财年看

2022财年净亏近6.4亿元,过度依赖直播电商的蘑菇街深陷亏损泥潭

记者 | 佘晓晨编辑 | 6月8日,电商公司蘑菇街(NYSE:MOGU)发布2022财年下半年(2021年10月1日-2022年3月31日)及2022财年(2021年4月1日-2022年3月31日)未经审计的财报。财报显示,蘑菇街营收呈现大

蘑菇街年营收持续下滑 直播业务或难挽下降颓势

近日,蘑菇街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22财年下半年及全年财报。从财报数据来看,蘑菇街的营收已连年下滑,且距离盈利渐行渐远。营收、利润双降财报显示,蘑菇街2022财年下半年总营收为1.68亿元,同比下滑29.2%;GMV为52.25亿元,同

营收下滑30.8%,净亏损扩大,直播难救被曝裁员的蘑菇街

文 | 《财经天下》周刊 程靓编辑 | 杨洁12月23日,刚被曝出大幅裁员的蘑菇街公布了2022财年上半年财报。根据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蘑菇街实现营收1.695亿元,同比下滑30.8%;净亏损为4.119亿元,而上年同期净亏

直播电商首创者蘑菇街被评为2020新经济500强

日前,知名科技媒体36Kr启动了2020年新经济之王500强公司评选。蘑菇街、天猫、拼多多、美团等企业被评为消费品牌与生活领域最具影响力的企业之一,以肯定其在直播电商领域的卓越表现。2016年,蘑菇街第一个上线直播购物功能后,国内直播电商发

转型过晚 蘑菇街直播遇冷

资本寒冬之时,创业八年的蘑菇街虽然成功赴美上市,然而对于其所押注的“视频直播”模式,则被行业认为转型过晚。12月7日蘑菇街美股收盘与发行价持平,但曾一度下挫15%。在电商巨头的蚕食下,蘑菇街原本的女性市场和内容优势不断被削弱。流血上市押注直

直播电商尽力了,依然救不了蘑菇街

蘑菇街亮出财报,GMV占比超7成这几天,各大电商公司像是提前说好了一样,扎堆发布了“期中考试”的成绩单。和我们上学时一样,考试结果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8月24日,蘑菇街公布了2021财年第一季度(自然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整体看

依赖直播电商的蘑菇街为何营收利润下降?

6月8日,蘑菇街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22财年下半年及全年财报。财报显示,蘑菇街2022财年下半年总营收为1.68亿元,同比下滑29.2%;2022财年,蘑菇街的总收入为3.375亿元,同比下降30%。蘑菇街此次财报透露了什么?直播电商

五年亏损超45亿元,直播救不了蘑菇街,短播能行吗?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穆瑀宸5月28日,蘑菇街(MOGU.NYSE)发布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第四季度业绩及2021财年(2020年4月1日-2021年3月31日)未经审计的财报。财报显示,2021年1月1日-2021年3月31日期

蘑菇街发布2022年财年上半年财报 直播GMV占比超91.2%

12月23日,蘑菇街发布了未经审计的2022财年上半年财报(2021年4月1日-2021年9月30日)。数据显示,2022财年前6个月,蘑菇街总收入为1.695亿元,其中佣金收入为1.168 亿万,佣金收入对总营收的贡献率达68.9%。平台

直播救不了蘑菇街

文 | 开菠萝财经,作者 | 苏琦,编辑 | 金玙璠北京时间2月25日,蘑菇街发布2021财年第三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不出意外,依旧是一片颓势。尽管蘑菇街方面称这一财季首次实现单季度盈利,调整后的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为12

焦点分析 |“好有钱”的蘑菇街,只有直播?

直播能为蘑菇街制造惊喜吗?5月29日美股盘前,蘑菇街(MOGU.US)发布2020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季度及年度)业绩报告。在疫情影响下,该季度,蘑菇街的营收下滑加速,亏损继续扩大。同时,自上市披露数据以来,其单季

内部激烈试错 All in直播后的蘑菇街能打一场翻身仗吗?

每经编辑:刘雪梅蘑菇街,正大力发展直播生态。9月9日,在2021蘑菇街供应链合作伙伴大会(以下简称“合作大会”)上,蘑菇街创始人兼CEO陈琪表示,为了响应消费者需求的跃迁,蘑菇街未来2~3年将进一步改变供应链端的货品结构,专注于为用户带来更

蘑菇街逆势飙涨104%,全靠直播带货?

刚刚裁员、宣布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