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内部激烈试错 All in直播后的蘑菇街能打一场翻身仗吗?

时间:2023-05-28 11:52:33 | 浏览:143

每经编辑:刘雪梅蘑菇街,正大力发展直播生态。9月9日,在2021蘑菇街供应链合作伙伴大会(以下简称“合作大会”)上,蘑菇街创始人兼CEO陈琪表示,为了响应消费者需求的跃迁,蘑菇街未来2~3年将进一步改变供应链端的货品结构,专注于为用户带来更

每经编辑:刘雪梅

蘑菇街,正大力发展直播生态。

9月9日,在2021蘑菇街供应链合作伙伴大会(以下简称“合作大会”)上,蘑菇街创始人兼CEO陈琪表示,为了响应消费者需求的跃迁,蘑菇街未来2~3年将进一步改变供应链端的货品结构,专注于为用户带来更多有设计感、好看的产品。

陈琪还表示,与之相匹配的,蘑菇街也将重点扶持具备原创设计能力的商家,以帮助其更好地把握直播电商发展机遇。

在此之前,蘑菇街于7月宣布,公司的合并关联实体杭州卷瓜网络公司已与杭州锐鲨科技公司签订收购协议,将增持杭州锐鲨股权。交易完成后,蘑菇街将持有杭州锐鲨59.62%的股权。

资料显示,杭州锐鲨致力于为品牌提供全域运营的一站式定制服务,包括各种运营服务、数据平台等软件服务,以及流量投放等增值服务。

很显然,蘑菇街正全身心投入到直播电商生态的打造之中。蘑菇街曾自称直播电商的首创者,从2016年起就开始布局直播电商。在几经战略摇摆和转型后,蘑菇街直到2019年才宣称开始从垂直电商转型到直播电商。

蘑菇街提供给主播的直播间 每经记者 叶晓丹 摄

今年5月,在公布2021财年财报时,陈琪表示,2021财年第四季度直播业务的GMV占比提升至87.2%,意味着蘑菇街完成了业务的转型,已经实质上成为一家直播电商公司。2022财年第一季度,蘑菇街直播GMV在平台总GMV中的占比已增至90.8%。

直播电商赛道巨头林立,低迷已久的蘑菇街,真的可以打一场翻身仗吗?截至9月9日美股收盘,蘑菇街收盘价1.13美元,跌1.74%。自2021年1月4日至9月9日,蘑菇街股价跌幅47.93%。以过去一年计,蘑菇街的跌幅达50.22%。

定位:强红人属性+强销售属性

在合作大会上,陈琪表示,经过内部激烈的试错,如今的蘑菇街定位非常清楚:“虽然我们的规模不是最大的,但我们是一个红人属性最强的、销售属性也最强的平台。”

蘑菇街的强红人属性是平台上大量的主播赋予的。据蘑菇街方面透露,平台上年度活跃买家3280万个、活跃时尚主播数超过22000个,具备成熟带货能力的主播超过1000个。

蘑菇街将自己的模式称为“P2K2C模式”。据其介绍,P2K2C模式中,“P”代表蘑菇街,“K”代表主播等意见领袖,“C”代表消费者。而蘑菇街的业务重心就是“为K赋能”和“让C信任”。

这为蘑菇街带来了较高的粉丝价值。据《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研究报告》显示,以单场GMV/粉丝数量的方式测算,蘑菇街头部主播及中腰部主播的粉丝价值均高于淘宝、抖音两大平台。

“总体上来讲,所有来蘑菇街的消费者都是想来买东西的,不会有消费者是想来纯粹看一下内容,找一些内容的。”就蘑菇街的强销售属性,陈琪表示,在创业早期,团队内部曾产生过许多争论,争论的焦点在于蘑菇街更应该走内容社区的道路,还是做一个导购平台?

“经过内部激烈的试错,今天我们的定位非常清楚,我们是一个销售属性非常强的渠道。”陈琪说。

在如今的定位下,蘑菇街正专注于通过红人卖货。目前,蘑菇街主力款商品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以原创设计款为代表的女装品类,另一种则是种草平台热推的新消费品牌爆品等非女装品类。

作为平台,蘑菇街为了积极卖货,帮助商家匹配主播。据介绍,在“主播匹配”方面,蘑菇街推出了主播分级体系K1-10、对接平台“琳琅”,通过举办选品会、看货团等方式让主播商家双向互选。在这过程中,也会有专门的经纪人和商运人员协助商家和主播进行定向匹配。

从本次合作大会可以看出,蘑菇街试图在供应链上下功夫,官宣扶持原创设计商家。据介绍,为帮助该类商家快速在蘑菇街打开新局面,蘑菇街为商家制定了从“主播匹配”、“专场直播”,到“录制短播”、“频道曝光”,再到“大促爆发”的“5步走”计划。

不过,截至目前来看,蘑菇街依然担当着一个平台的角色,没有亲自下场供应链的搭建。

蘑菇街资深副总裁范懿铭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蘑菇街所提及的供应链是广义的供应链,是指通过各种方式让商家与主播进行合作,“这个方式基本上还是属于平台撮合型的合作,蘑菇街不担任货的开发和生产,只负责流通。”

如今的蘑菇街,希望在新战略方向下谋求新的机会。

范懿铭告诉记者,蘑菇街希望成为电商竞争中一个特别的存在,目前有三个发展目标:一,明确供应链定位,希望原创设计的商家能在女装类目的渗透率超过50%并占据主导地位。二、扩品牌,蘑菇街希望更多原创设计商家在平台上持续发展,从一个商家变成品牌。此外,蘑菇街希望招揽更多的新消费品牌。三、在供给侧扩品类。除了女装、美妆、鞋包之外,蘑菇街今年扩充至了医美、大健康等品类。

直播电商能成为蘑菇街的良药吗?

如今的蘑菇街,俨然是完全的直播电商,这是它几经转向的结果。

启信宝显示,蘑菇街成立于2010年,在创立之初,蘑菇街是一个扎根淘宝平台的导购社区,通过导流用户到淘宝赚取佣金,2013年,淘宝关闭导流窗口,蘑菇街开始向服务女性用户的垂直电商平台转型。

不过,转向垂直电商后,或许是因为发展始终遇到瓶颈,蘑菇街试图寻找新的方向。2016年3月,本身有网红资源积累的蘑菇街率先上线直播功能,成为直播电商的先行者。

2019年,蘑菇街确立了“all in直播”的战略方向。

从数据来看,蘑菇街在直播上的布局不算全无亮点,GMV也处于增长态势。财报显示,2021财年第四季度,蘑菇街平台总GMV为25.7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5%,其中直播GMV达22.4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2%。此外,2021财年全年,蘑菇街平台总GMV为138.55亿人民币,其中直播GMV达108.78亿元,同比增长38.1%。

然而,截至目前,蘑菇街的新方向并未给自身带来业绩改善。8月27日,蘑菇街发布2022财年一季度财报,该季度蘑菇街实现营收9200万元人民币,归母净亏损9550万元人民币,上年同期净亏损8890万元。

今年以来,蘑菇街对直播业务持续加码。5月8日,蘑菇街推出“短播”,即将商品讲解视频与电商系统中的搜索引擎打通,解决直播缺少的检索功能,让用户搜索到商品。7月,蘑菇街增持杭州锐鲨股权。

在当前的局势下,持续加码直播电商能成为蘑菇街的“良药”吗?

对于蘑菇街在供应链上的新战略,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该战略相对符合未来发展趋势。“蘑菇街本来就是以服装和时尚产品起家的,应该通过对平台上客群数据的掌握来实现反向赋能新产品、新品牌和新设计。”崔丽丽说。

此外,她认为,蘑菇街已经聚集了大量年轻的时尚女主播,这块资源也是中小服装时尚商家所需要的。“很多商家是请不起头部主播和红人的,他们也需要有新的客群和一些有带货能力的主播,这也算上一个新的细分市场。”

崔丽丽表示,淘宝直播等头部平台强调商家自播,“商家如果在类似平台寻找主播进行直播的话,需要自己联系MCN机构或寻找培育自身的资源,有一定门槛。”

易观高级分析师陈涛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直播电商交易额在整体电商的交易额中占比并不高,还有比较大的成长空间,“就直播电商赛道而言,目前是淘宝直播、抖音、快手具备明显优势,但并不排除其他平台成长起来的可能性。”

即便如此,蘑菇街的短板也显而易见。一来,从垂直品类出身的蘑菇街,始终面临着人群小众难出圈的问题。这也意味着,蘑菇街难以从外部获得流量。此外,即便是在蘑菇街内部,依然存在依赖头部主播的情况。

陈琪透露,每年在蘑菇街上活跃开播的主播大概有2万个,总体上,头部的1000个主播完成了绝大部分的销售额,这1000个主播中,更头部的100~200个主播又完成了这1000个主播所完成的销售额的大部分。

颓势已久的蘑菇街,或许认清了自己并选择了新的道路,只是,这是否能够为其带去更大的声量,尚是一个未知数。在巨头林立的直播电商赛道,留给蘑菇街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每日经济新闻

相关资讯

直播带货救不了蘑菇街

蘑菇街半年收入1.1亿蘑菇街还在挣扎。近日,曾有着“时尚电商第一股”之称的蘑菇街,公布了2023财年上半年(截至2022年9月30日为止六个月)的业绩。财报期内,蘑菇街总收入1.148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32.2%;总GMV28.28亿元,

直播GMV增长或已见顶,蘑菇街2022财年营利双降|看财报

All in直播两年,蘑菇街仍未走出困境。北京时间6月8日晚间,蘑菇街发布了截至2022年3月31日的2022财年下半年及全年业绩。财报显示,2022财年下半年,蘑菇街虽然实现净亏损同比收窄49.8%,但收入仍然同比下降29.2%。全财年看

2022财年净亏近6.4亿元,过度依赖直播电商的蘑菇街深陷亏损泥潭

记者 | 佘晓晨编辑 | 6月8日,电商公司蘑菇街(NYSE:MOGU)发布2022财年下半年(2021年10月1日-2022年3月31日)及2022财年(2021年4月1日-2022年3月31日)未经审计的财报。财报显示,蘑菇街营收呈现大

蘑菇街年营收持续下滑 直播业务或难挽下降颓势

近日,蘑菇街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22财年下半年及全年财报。从财报数据来看,蘑菇街的营收已连年下滑,且距离盈利渐行渐远。营收、利润双降财报显示,蘑菇街2022财年下半年总营收为1.68亿元,同比下滑29.2%;GMV为52.25亿元,同

营收下滑30.8%,净亏损扩大,直播难救被曝裁员的蘑菇街

文 | 《财经天下》周刊 程靓编辑 | 杨洁12月23日,刚被曝出大幅裁员的蘑菇街公布了2022财年上半年财报。根据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蘑菇街实现营收1.695亿元,同比下滑30.8%;净亏损为4.119亿元,而上年同期净亏

直播电商首创者蘑菇街被评为2020新经济500强

日前,知名科技媒体36Kr启动了2020年新经济之王500强公司评选。蘑菇街、天猫、拼多多、美团等企业被评为消费品牌与生活领域最具影响力的企业之一,以肯定其在直播电商领域的卓越表现。2016年,蘑菇街第一个上线直播购物功能后,国内直播电商发

转型过晚 蘑菇街直播遇冷

资本寒冬之时,创业八年的蘑菇街虽然成功赴美上市,然而对于其所押注的“视频直播”模式,则被行业认为转型过晚。12月7日蘑菇街美股收盘与发行价持平,但曾一度下挫15%。在电商巨头的蚕食下,蘑菇街原本的女性市场和内容优势不断被削弱。流血上市押注直

直播电商尽力了,依然救不了蘑菇街

蘑菇街亮出财报,GMV占比超7成这几天,各大电商公司像是提前说好了一样,扎堆发布了“期中考试”的成绩单。和我们上学时一样,考试结果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8月24日,蘑菇街公布了2021财年第一季度(自然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整体看

依赖直播电商的蘑菇街为何营收利润下降?

6月8日,蘑菇街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22财年下半年及全年财报。财报显示,蘑菇街2022财年下半年总营收为1.68亿元,同比下滑29.2%;2022财年,蘑菇街的总收入为3.375亿元,同比下降30%。蘑菇街此次财报透露了什么?直播电商

五年亏损超45亿元,直播救不了蘑菇街,短播能行吗?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穆瑀宸5月28日,蘑菇街(MOGU.NYSE)发布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第四季度业绩及2021财年(2020年4月1日-2021年3月31日)未经审计的财报。财报显示,2021年1月1日-2021年3月31日期

蘑菇街发布2022年财年上半年财报 直播GMV占比超91.2%

12月23日,蘑菇街发布了未经审计的2022财年上半年财报(2021年4月1日-2021年9月30日)。数据显示,2022财年前6个月,蘑菇街总收入为1.695亿元,其中佣金收入为1.168 亿万,佣金收入对总营收的贡献率达68.9%。平台

直播救不了蘑菇街

文 | 开菠萝财经,作者 | 苏琦,编辑 | 金玙璠北京时间2月25日,蘑菇街发布2021财年第三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不出意外,依旧是一片颓势。尽管蘑菇街方面称这一财季首次实现单季度盈利,调整后的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为12

焦点分析 |“好有钱”的蘑菇街,只有直播?

直播能为蘑菇街制造惊喜吗?5月29日美股盘前,蘑菇街(MOGU.US)发布2020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季度及年度)业绩报告。在疫情影响下,该季度,蘑菇街的营收下滑加速,亏损继续扩大。同时,自上市披露数据以来,其单季

内部激烈试错 All in直播后的蘑菇街能打一场翻身仗吗?

每经编辑:刘雪梅蘑菇街,正大力发展直播生态。9月9日,在2021蘑菇街供应链合作伙伴大会(以下简称“合作大会”)上,蘑菇街创始人兼CEO陈琪表示,为了响应消费者需求的跃迁,蘑菇街未来2~3年将进一步改变供应链端的货品结构,专注于为用户带来更

蘑菇街逆势飙涨104%,全靠直播带货?

刚刚裁员、宣布转型直播电商的蘑菇街,迎来了资本的大力追捧。7月8日,中概股周二收盘,阿里巴巴、京东、百度等巨头集体跳水下跌,而逆势中,电商平台蘑菇街却飙涨104.84%,报收5.92美元。不少人惊讶,这是借了A股牛市东风吗?直播电商的魔力真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华为手机评测网瑞幸咖啡会员日安溪铁观音官网张艺兴歌迷网本草纲目资讯网保时捷跑车网BB霜品牌网于文文歌迷网捷克旅游网网约车司机网隆基绿能A股大理石石材网保健品排名网禧六福珠宝阳光电源A股
蘑菇街女装资讯网-蘑菇街是女生专属的一站式消费平台。蘑菇街有上万个精通购物和穿搭的时尚达人,每天在直播间里推荐当季值得买的时尚单品、限时折扣的品牌商品以及源自工厂的性价比好货。平台汇聚了数万名专业的时尚意见领袖,她们通过直播、短视频、社区等形式,累计为超过3亿女性提供商品推荐、选款搭配服务。
蘑菇街女装资讯网 yeyeya.cn ©2022-2028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