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直播带货救不了蘑菇街

时间:2023-05-28 11:36:10 | 浏览:340

蘑菇街半年收入1.1亿蘑菇街还在挣扎。近日,曾有着“时尚电商第一股”之称的蘑菇街,公布了2023财年上半年(截至2022年9月30日为止六个月)的业绩。财报期内,蘑菇街总收入1.148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32.2%;总GMV28.28亿元,

蘑菇街半年收入1.1亿

蘑菇街还在挣扎。

近日,曾有着“时尚电商第一股”之称的蘑菇街,公布了2023财年上半年(截至2022年9月30日为止六个月)的业绩。

财报期内,蘑菇街总收入1.148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32.2%;总GMV28.28亿元,同比下降48.1%;好在净亏损只剩5740万元,与2022财年同期的4.12亿元相比已经大幅减亏。

(截自蘑菇街2023财年上半年业绩)

面对蘑菇街大幅下滑的营收,其创始人兼CEO陈琪依旧将主要原因归咎于疫情,认为其影响到了订单的履行。

不过,疫情的影响对于整个行业来说都是一样的,蘑菇街营收的降幅,显然超过了行业平均水平。

半年时间里,蘑菇街的GMV只有28亿元左右,营收更是只剩1.1亿元。如果这只是一个品牌,或一个直播间的数据,已经算是不错的成绩。但蘑菇街作为一个独立的电商平台,半年只赚了1.1亿,就很难说得过去了。

作为对比,同样是在2022年的半年时间里,东方甄选GMV48亿元,营收17.66亿元。都以直播带货为主,一个是平台,一个是品牌,后者的业绩却遥遥领先。

此外,蘑菇街之所以能实现大幅减亏,主要是因为它还在继续压缩成本。财报期内,蘑菇街收入成本5964万元,同比下降30%;销售和营销费用3265万元,同比下降65%;研发费用2092万元,同比下降54%。

(截自蘑菇街2023财年上半年业绩)

虽然亏损已经压缩到千万级别,但距离实现盈利仍然遥遥无期。自2018年上市至今,蘑菇街从未实现过年度盈利,已知亏损总额更是已经超过50亿元人民币。

财报中,CEO陈琪表示会“积极探索新的机遇”;CFO冯琦也声称“我们正在继续探索新业务使我们的收入结构多样化”

然而蘑菇街的股价相较2019年巅峰的308美元,已经缩水99%,市值仅剩1889万美元。去年7月,蘑菇街更是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列入预摘牌名单。

留给蘑菇街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蘑菇街,错失一路风口

导购电商起家的蘑菇街,其创始人陈琪是淘宝的第51号员工,创始团队另外两人也同样是淘宝骨干员工。

出于对淘宝业务的熟悉,蘑菇街从一开始就展现了非凡的实力:转化率高达10%,是其它导购电商的10倍左右。2012年,上线一年多的蘑菇街,已经吸引了超过600万名注册用户。

然而,辉煌还没享受多久,蘑菇街就遇上了“行业危机”。

2013年,淘宝发现导购电商“蘑菇街”和“美丽说”已经占据了其10%的订单来源,一年时间从淘宝赚走了6个亿。

尤其是随着导购电商的流量价值不断提高,一些商家开始绕过淘宝,直接在导购平台投放广告。

无法忍受这一局面的淘宝,当即选择“挥泪斩导购”。阿里当时明确提出,“淘宝客”不得在返利类型的渠道里向用户提供淘宝平台商品链接、店铺链接、店铺名称及掌柜旺旺名的搜索服务功能。

自此,导购电商纷纷“出淘”。有的选择为其它电商平台提供导购服务,也有些开始向自营电商转型,比如蘑菇街。

(截自蘑菇街App)

这时候的蘑菇街,选择了自己最为熟悉的女装领域,试图打造出一个女装垂直电商。要说优势,蘑菇街也确实有,那就是其导购电商时期积累的庞大流量。

但蘑菇街同时也面临一个致命的问题——“有人无货”。曾有蘑菇街员工向媒体透露,很长一段时间里,蘑菇街的商家资源都是从淘宝淘汰下来的商家。

因而为了获得行业竞争力,蘑菇街开始探索新的业务形式以建立护城河。比如其投资海淘平台“淘世界”,想从海淘领域冲出重围。然而“供应链”这一短板再次阻挡了蘑菇街前进的步伐。

这时的蘑菇街终于开始重视起供应链问题,准备从源头下手。公司内部一度讨论过品牌特卖模式的可能性,帮助品牌方销售尾货,赚取佣金或差价。可惜的是,对于这一条路,蘑菇街并未给予太多重视。

如今再回头看去,当时坚持了品牌特卖的“唯品会”,已经从2012年上市持续盈利至今。虽然作为垂直电商,体量无法与头部的综合电商相比,但唯品会也算是一直在“闷声发财”。

此外,蘑菇街“商家+KOL+用户”的模式,其实很适合做社区种草。但蘑菇街偏偏选择死磕电商,而忽视掉了另一种可能性。

与之相比,小红书当初及时从海淘电商的定位中抽身,一门心思做内容社区。最终凭借种草模式的独特性建立起了自身的壁垒。

后来,蘑菇街受到腾讯投资,还得到了微信流量资源的扶持。原本它可以尝试往社交电商的方向发展,掘金私域流量。但这个风口再一次被蘑菇街错过,最终依靠微信流量崛起的电商平台,是拼多多。

2018年,蘑菇街在腾讯等资本的帮助下艰难上市。但长期摇摆不定的战略,以及不断错失的风口,早已让蘑菇街难以寻得新机会。

2019年,蘑菇街宣布“All in直播电商”,并于当年7月启动“双百计划”,全网招募主播、机构和供应链。

其实说起直播带货,蘑菇街可以算是“元老”级别。早在2016年,蘑菇街就上线了直播功能,还加入了电商导购环节。但“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这句话用在蘑菇街身上再合适不过。

2019年才重点发力直播电商,蘑菇街已经很难是“淘抖快”的对手。虽然在2020年双十一,蘑菇街头部主播“小甜心”一度完成了单场带货GMV2.74亿的成绩。但此消彼长的流量不断拉开差距,蘑菇街的带货成绩此后再难赶上淘抖快等平台。

在最新的财报中,虽然视频直播相关GMV仍占据蘑菇街总GMV的95.6%,但交易额仅剩27.03亿元,同比暴跌45.6%。

看来,“All in直播电商”的蘑菇街,选错了救命药。

直播带货不是万能解药

如今再重新审视蘑菇街的直播业务,其中隐藏的问题并不少。

其一,流量不够。艾瑞指数显示,蘑菇街的月活目前在200万左右,且下滑趋势明显。作为对比,同属购物分享类电商平台的“什么值得买”,其月活还能达到832万左右。

(数据来源:艾瑞指数)

而在直播电商行业,流量可谓是一切交易的根基。仅凭200万月活,即使蘑菇街用户的消费能力再高、客单价再高,也很难弥补销量的差距。

其二,没有价格优势。虽然直播电商发展至今,价格已不再是决定因素。但蘑菇街在本身流量匮乏的情况下,如果还没有价格优势,就很难吸引到消费者了。

如今的消费者都习惯于多平台比价,即使是直播这个讲究“冲动消费”的场景,用户也逐渐开始趋于冷静,留个“心眼”。导购电商出生的蘑菇街本应该深谙这个道理,可从结果来看,蘑菇街对于价格的掌控显得很无力。

其三,缺乏独特的竞争力。如果说流量和价格的落后,还能归因于外部竞争激烈,那么迟迟未能形成自身的护城河,则是蘑菇街自身的问题了。

身为垂直电商平台,蘑菇街在直播电商领域本可以走专业化路线,向用户提供最专业的建议。比如投入资金用于引进和培养有专业能力的主播,以干货内容吸引消费者。但蘑菇街太过迷信KOL的作用,以至于不得不面临用户逐渐流失的结局。

当初的蘑菇街,选择靠“All in直播电商”自救,这其实无可厚非。但一味地跟风,却忽视了核心的竞争力问题,这就是蘑菇街有欠考虑的地方。

像蘑菇街一样企图靠直播自救的品牌、平台还有很多。比如新东方和一众老牌国货,它们依靠直播电商找了新的增长点。

而它们成功的原因也很简单:找到了“地利”。在抖音等内容平台,流量的问题至少已经解决了,剩下的就是用什么去吸引消费者。

像是东方甄选依靠内容、老牌国货们依靠情怀,再通过直播间拉近与消费者的距离,让市场决定生产。

试想一下,如果当初俞敏洪决定在新东方App上直播带货,还能有今天的成绩吗?毫不夸张地说,“选择”有时候比“努力”更加重要。

像蘑菇街一样选择在自己的电商平台做直播的也很多,但基本都是强调直播电商的工具属性。比如京东、拼多多,它们更加注重通过直播的形式为用户讲解产品细节。而选择“All in”的,至今还没有成功破局者。

比如去年年底,国美宣布全国门店转型直播,直播平台正是其“真快乐”App(现已更名国美)。国美电器董事长黄秀虹更是直言:“直播将是未来推动我们发展的重要发力方向。”然而三个多月过去,国美在直播电商领域仍未翻出浪花。

过去几年,直播电商的繁荣给很多人带来了盲目的信心。以为凭借直播,任何人、任何企业都能东山再起。

然而他们没考虑到的是,直播间仅仅是一个窗口、一个工具,在对的人手上才能发挥出真正的价值。相比那些所谓的风口,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直播带货从来都不是万能解药,盲目崇拜可以休矣。

作者 | 李松月

相关资讯

直播带货救不了蘑菇街

蘑菇街半年收入1.1亿蘑菇街还在挣扎。近日,曾有着“时尚电商第一股”之称的蘑菇街,公布了2023财年上半年(截至2022年9月30日为止六个月)的业绩。财报期内,蘑菇街总收入1.148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32.2%;总GMV28.28亿元,

蘑菇街逆势飙涨104%,全靠直播带货?

刚刚裁员、宣布转型直播电商的蘑菇街,迎来了资本的大力追捧。7月8日,中概股周二收盘,阿里巴巴、京东、百度等巨头集体跳水下跌,而逆势中,电商平台蘑菇街却飙涨104.84%,报收5.92美元。不少人惊讶,这是借了A股牛市东风吗?直播电商的魔力真

借直播带货的热潮干起了“直播带赌”,一主播团队获刑

有人借直播带货的热潮寻找到隐秘的“商机”,以在直播中插入广告链接的方式诱导网民参与网络赌博,干起了“直播带赌”的非法活动。经浙江省宁波市奉化区检察院提起公诉,近日,法院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判处被告人徐某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缓刑二年六个月

云梦:直播带货培训 手把手教你成为带货主播

湖北日报客户端讯(通讯员陈虹)近日,云梦县劳动就业服务中心到吴铺镇组织开展抖音直播带货培训。云梦县劳动就业服务中心老师结合当前优质短视频案例分析,对学员创作的抖音短视频逐一进行点评,让学员分析学习交流。学员从不熟练的操作到灵活运用,初步掌握

“点进直播间一看,‘迪丽热巴’居然在直播卖货,”用AI换脸明星直播带货或涉嫌侵权

重播

万字长文读懂直播:很多人没明白直播带货到底要做什么?

所有人都逃不过直播背后的商业规律。从秀场直播的一地鸡毛走来,直播在电商领域重焕新生,尤其在今年上半年的618期间,直播三国杀的喧嚣令人眼花缭乱。人们惊呼:风口又来了。 但几个月后,直播电商似乎回归冷静,诸多明星直播接连翻车,给蜂拥而来的直播

普通人如何做直播?新手小白快速入门直播带货从零到一全实...

普通人如何做直播真人手播?像这种直播间你敢想象吗?在家随便搭造一个这样简单的小场景,平均两个小时就能赚大几千,而且完全不需要投流,0粉丝0作品直接开播还不需要你出镜,就像这样照着搞定话术就可以了。这样算下来每天要是播3场的情况下基本上都能赶

网络直播带货也有假!亲身试教,如何辨别蜜蜡血珀的真假

最近疫情的蔓延已经在我国受到了控制,当下人们在家都享受着网络的便利,疫情期间催生了一大批线上商务互动,大大提高了物联网经济的发展。时下最流行的莫过于网络直播带货了,大大小小的商家都你争我抢铆足了劲的推销自家的产品,尤其是罗永浩大哥带头,更

父亲种植加工灵芝带富家乡网红女儿直播带货享誉八方

本报平顶山讯 11月24日下午,鲁山县董周乡闫河村村民郭新义带着贫困户王玉昌、李广东等人,在灵芝大棚里铲着生石灰往土垄上撒着。“撒石灰是为了治白蚁,对土层消消毒,来年种的灵芝品质才有保证。”郭新义介绍。今年61岁的郭新义靠不断摸索,将小灵芝

56岁任贤齐自嘲过气,父母至今仍住在乡下!感慨:永远不直播带货

《披荆斩棘的哥哥》第二季终于开播,其中,最后大家关注的就是任贤齐哥哥!虽然今年已经56岁了,但是看起来仍然跟年轻的时候一样有活力,丝毫不觉得油腻!有人评价任贤齐是四大天王跟周杰伦的时代交替中出现的人物,也有人形容任贤齐的时代是被周杰伦所终结

任贤齐:坚决不直播带货的明星

如今,是互联网、自媒体时代。大部分明星都纷纷开起了直播,利用自己的热度、知名度去直播带货,有些老艺人还因此翻车了。任贤齐却坚持自己,极力反对直播带货。在日前一期节目中,任贤齐对主持人鲁豫透露,自己曾怒骂逼自己直播带货的老板。任贤齐透露昨天又

任贤齐称经济压力大,给父母请2个保姆,感叹:坚决不去直播带货

为什么在56岁的年纪还要出来参加综艺节目?任贤齐:他们都认为我该出来见见人了。56岁,是一个什么样的年龄?55岁的才华型的歌手张宇都过起了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在妻子两个人在深山村里隐居。老鹰还会飞到他们家的山下。而56岁的任贤齐却选择复出娱乐

方媛首次直播带货,业务能力被质疑,网友:郭富城养不起你了吗?

自从方媛和郭富城结婚之后,虽然拥有了“天王嫂”的名头,但一直都处于舆论的争议之中,无论她做什么事,说什么话,都会被无限放大。4月30日,方媛开启首次直播带货,果不其然,在网络上又引发了争议!当晚,方媛打扮得漂亮优雅,精致的五官宛如芭比娃娃,

欧阳娜娜直播带货,一款睡衣卖到998元,网友吐槽:太贵买不起

11月22日,明星欧阳娜娜直播带货时,给网友推荐一款自己投资的睡衣品牌,让人感到特别惊讶的是,就这么普通的睡衣居然卖到998元,而且还不包邮,不得不说,这个价格普通老百姓肯定是买不起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欧阳娜娜最近这段时间没有消息,看来

49岁樊少皇直播带货卖牙膏,嗓音沙哑但深谙套路,靠“力王”出名

说起功夫明星,大家会想到谁?李小龙?李连杰?成龙?不不不,这几位的咖位太高了,接下来是吴京?甄子丹?皱兆龙?不不不,这几位的咖位还是有些高,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和我一样,会想到“力王”樊少皇呢?力王,这部电影,相信很多八零后,九零后小伙伴都看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国际象棋培训网宜春今日新闻网新西兰旅游网雅诗兰黛化妆品林志颖歌迷网资阳新闻头条网创维电视评测网福建土楼资讯网明星排行榜U盘装机学习网睡眠健康知识网攀枝花今日新闻网胡姓宝宝起名网贵州茅台A股趵突泉旅游攻略
蘑菇街女装资讯网-蘑菇街是女生专属的一站式消费平台。蘑菇街有上万个精通购物和穿搭的时尚达人,每天在直播间里推荐当季值得买的时尚单品、限时折扣的品牌商品以及源自工厂的性价比好货。平台汇聚了数万名专业的时尚意见领袖,她们通过直播、短视频、社区等形式,累计为超过3亿女性提供商品推荐、选款搭配服务。
蘑菇街女装资讯网 yeyeya.cn ©2022-2028版权所有